设置

关灯

第1600章 计划要失败了

    第1六00章   计划要失败了

    下午放学的时候,凌暖暖刚走出学校门口,就看到一辆黑se的越野车横挡在学校门外的马路边上,凌暖暖偷偷的瞟了一眼,发现是慕唯丞的车,她直接走了过去,伸手敲了敲他的车窗。.『『ge.

    慕唯丞目光扫向她:“上车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凌暖暖却一只手cha着小腰,一副不开心的语调:“如果还想劝我离开这里,你还是省点口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这里不适合你待。”慕唯丞皱眉,这个nv孩子到底有没有她害怕的。

    “总会有适合的一天,你要在这里任教三个月,三个月后,我再看着办吧,你不会不知道,我就是趁着你来的啊。”凌暖暖说完,直接就转身走向旁边的一辆黑se的轿车,那是凌家派来接她的司机。

    慕唯丞俊眸微愕,下一秒,他气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是不是他的话说的还不够清楚,他不会跟凌家再扯上关系的,为什么这个nv孩子一再的出现在他的身边,扰乱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凌暖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,当车子从慕唯丞车子旁边驶过去的时候,凌暖暖还特意的打下了车窗,朝他眨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慕唯丞只觉的心脏的承受能力有些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天se渐暗,蓝言希下午补了一个觉,醒来窗外天se一p昏暗,她突然觉的人生也变的迷茫起来,她一个人呆坐在床上许久,看来,以后下午不能睡太久了,整个人都会变呆愣。

    六点左右,蓝言希就听到了车子熄火的声音,她立即跑下了楼,就看到凌墨锋一身正装的坐大门外走了进来,高大健拔的身躯,仿佛驱散了这一屋子的y郁,让蓝言希突然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上楼去换套衣f吧,我们现在去蓝家,我已经跟你爷爷说好要过去吃晚饭了。”凌墨锋看到她披头散发,还穿着睡衣,忍不住笑着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好,等我一下。”蓝言希立即往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只是,等到她找到衣f,站在卧室准备换下的时候,却发现男人不知何时跟着上楼了,此刻他正推开了门,带着一身慵懒的气质走了进来。“呃!”蓝言希表情一呆,原本是大大方方的,这会儿竟突然有些害羞了,她只好背着他,快速的将罩罩穿上。

    凌墨锋双手环x,靠在身后的墙壁处,看着她这躲躲闪闪的样子,顿时觉的这一趟没白上来,难得看到她害羞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别盯着好吗?”蓝言希回过头来,发现他含笑盯着自己不眨眼,她更是窘的不行。

    凌墨锋低头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:“换好了吗?”

    蓝言希点了点头:“帮我在背后拉一下拉链。”

    男人立即走向她:“乐意效劳。”

    蓝言希俏脸更是晕出一p粉红,这个男人像是在调弄她似的,一言一行,皆令她心情浮荡,由其是他窗着正装耍无赖的样子,更是让蓝言希想立即推倒他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指落在她的拉链上,但却并没有立即拉上,而是直接附下唇,在她后背洁白如玉的肌肤上印了一吻。

    “痒!”蓝言希受不住,直接想要逃开他。

    男人却突然伸手将她接腰一抱,下一秒,他的薄唇就吻在了她柔n的唇p处。

    蓝言希发现凌墨锋好像比之前更加随心所yu了,她脑子空了一下,不过,男人只贪了一个轻吻,并没有加深这个吻,长臂一松,放开了她,下一秒,他就替她把后背的拉链给拉上去了,将她拢至一侧的长发轻轻的理在后背。

    &nbs

    p;   蓝言希低着头,一脸娇羞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凌墨锋此刻情动的厉害,伸手去拍了拍她的肩膀,压住了内心那抹冲动感。

    蓝言希点了点头,跟着他下了楼,坐上了车,一路直奔着蓝家而去。

    蓝家。

    蓝纤纤发疯的样子,把她的家人吓的不轻,幸好叫来了蓝琳,蓝琳把她哄住了。

    蓝老爷子也过来看望了j次,蓝纤纤却不愿意见他,这令蓝老爷子十分痛心,不知道这个孙nv为何如此的仇视自己。

    “爸,你还是不要再来了,你来了,对纤纤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蓝母沉着脸se对老爷子说,觉的nv儿发病,跟老爷子的偏心有关系。

    蓝柏在旁边黑着脸斥她:“不许胡说,这跟爸爸没关系,就是你宠坏了nv儿。”

    蓝老爷子不想引起他们夫q的争吵,赶紧站了起来:“纤纤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得赶紧送她去治疗,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,后果难料。”

    “爸,如果当初你把纤纤介绍给凌墨锋,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了。”蓝母突然站了起来,一脸怨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蓝柏脸se又变的难看,一把将q子扯回沙发上:“不许这么跟爸爸说话。”

    蓝老爷子看着这夫q二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,倒是把信息都传递递给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怨我当年没有把纤纤嫁给凌家是吗?这件事情,我觉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,言希至所以能嫁给墨锋,全是因为他们彼此喜欢,如果凌墨锋喜欢的人是纤纤,我当然也不会拦着不让的。”老爷子也气了个不轻,觉的儿子儿媳把孙nv发疯的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来了。

    蓝母还想再说什么,蓝柏一个眼神阻止了她。

    “爸,你别多心,我们没有怪你的意思,只是纤纤病的如此严重,我们着急上火。”蓝柏现在还是不能得罪老爷子的,而且,他还发现了一件非常惊心的事情,他的nv儿如今最信任的人,竟然不是他们做为父母的,而是他的三弟的nv儿蓝琳。

    以前虽然她们也玩的好,但主要是因为蓝琳愿意做小伏低的跟着蓝纤纤身后,以前蓝柏会觉的这是应该的,蓝琳年纪小,三弟处处不如自己,他生出的nv儿本就该讨好自己的nv儿,可现在,他却有些不安了。“你们再想想办法吧,不要让孩子一直病下去。”蓝老爷子当然知道他们很担心,他又何偿不担心呢。

    蓝老爷子离开后,蓝母立即生气的质问老公:“你g嘛不让我说下去啊,这分明就是他偏心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冷静一下,你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nv儿如今只信任小琳一个人?”蓝柏终于说出自己的担忧。

    蓝母脸se一变:“因为nv儿跟她一直关系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蓝琳并不是在帮她,反而会引起她的病情恶化呢?”蓝柏脸se一沉,冷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不可能吧,蓝琳怎么会害纤纤?她不是最听纤纤的话吗?”蓝母也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呵,她就跟他爸爸一样,夹着尾巴做人,可你觉的他表面上是f软的,内心也是这样想吗?这j天,我忙着家里的事,三弟在公司可做了不少的小动作呢。”蓝柏冷冷的讥嘲道。

    蓝母吓的浑身发冷,她猛的站了起来:“难道蓝琳一直在害咱们nv儿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还不确定,但我们不能太信任她,要不这样吧,一会儿她来了,我们听听她跟nv儿说了什么话。”蓝柏本来就是一个生x多疑的人,所以,他在怀疑了自己的父亲之后,把目光盯在了蓝琳的身上。

    &n

    bsp;蓝琳七点多还真的又跑过来了,而且,她这一次是用跑的,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:“伯父伯母,姐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蓝柏看着她,淡淡的问: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答应带姐出去散步的,我刚吃了晚饭,就过来找她了。”蓝琳说着,就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蓝柏立即叫住了她,蓝琳一愣,停在了楼梯处,回过头看着蓝柏问道:“伯父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蓝柏立即说道:“纤纤最近精神不太好,你还是不要再来打扰她了,我们决定让她一个人好好的独处一下。”

    蓝琳脸se如常,内心却大变,她刚才从老爷子那边过来的,知道凌墨锋带着蓝言希过来吃晚饭,她这才急匆匆的跑过来要打蓝纤纤过去报f蓝言希,可没料到,她竟然会被蓝柏给拦住。

    “伯父,姐她需要我,我会帮你好好劝劝她的。”蓝琳的笑脸有些僵y。蓝柏却坚持道:“你还是先回去吧,她现在可能在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,伯父,我昨天答应过要带她出去散步的,我不能言而无信啊。”蓝琳内心急的要命,可她只能继续保持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用就不用了,你回去。”蓝柏立即严肃了表情。

    蓝琳内心大骇,忍不住的怀疑是不是自己哪里露出破绽了,让蓝柏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的,大伯!”蓝琳上不了楼,自然就不能跟蓝纤纤说这件事情,她又气又急,只好转身就走,不过,她内心却充满了怨气。

    蓝琳很不甘心的走出了大门,抬头看着蓝纤纤所在的房间还亮着灯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另一个办法,她拿出了手机,给蓝纤纤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蓝纤纤的手机却是被蓝母接听了,蓝琳吓的赶紧将手机给挂断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蓝琳此刻急的要疯了,如果不抓住这一次的机会,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到蓝言希,说不定,那会儿蓝纤纤已经被强行的送去了国外接受治疗。

    她算计了这么久,筹划了这么久,难道就要这样落空了吗?

    蓝琳气的脸都黑透了,不行,她必须让蓝纤纤和蓝言希夺个你死我活,不然,她是绝对不甘心的。

    蓝琳在门外的园子里走来走去的,内心一时失了主意。

    她盯着蓝纤纤所有的方向,又望向老爷子的别墅,此刻那边黑se的轿车停了一排,凌墨锋的出行,派场是越来越大了,果然不愧有最高领导人的风范。

    蓝琳一想到蓝言希能嫁到这样的如意郎君,就莫名的嫉妒她。

    就在蓝琳想到头都要爆炸的时候,终于,她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,也许只有这样,她才能见到蓝纤纤,而且,蓝家父母肯定也不会再怀疑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蓝琳冷冷的扬起嘴角,笑的像一个nv魔似的,在她那张娃娃脸上,更显的诡异。

    她直接朝着蓝家大步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蓝柏看到她又过来了,脸se一黑,又想赶她。

    “大伯,你怎么就不问问我,为什么要过来啊,你先别赶我走嘛,姐的病不是因为我犯的,你们别怀疑我啊。”蓝琳立即一副无辜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她为什么犯病?”蓝柏脸se一僵,赶紧问她。

    蓝琳立即点头:“当然了,大伯,只是我不敢告诉你,这样姐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蓝柏立即大声说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,快说。”